帝都记1
七月的一些感想

帝都记2

nonoob posted @ Mon, 16 Jul 2012 23:56:47 +0800 in Nonsense , 854 readers

来北京的第二天完全是用来瞎逛的。

原本只是周五联系了一下恺哥,没想到陈浩正好也到了北京并联系了他。真巧,居然可以在北京见到两个阔别已久的同学。上次见面大概还是在高中毕业的那次寒假聚会;虽然中间依然保持各种联络但是确实从来没有见面过。恺哥还是那么的热心,只是多了些叛逆——印象中比较守规矩的他居然首先提到了功夫网这样的名词并主动给我们科普,大概是帝都的政治氛围的确太浓了吧>_<。陈浩的气场还是说不出的强,看似平实的话中偶尔冒出点非常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词来——不由得想起当时他“狼王”这个绰号的一个由来了。

我原来一直以为北京理工大学和南京理工大学只有地理位置和出身的差异,今天才知道这两者仅仅有中文名称上的相似——正如南京和北京不可同日而语一样。北京的英文名是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因此缩写绝对不是BJUST或BUST而是BIT——这难道是因为bust一词的名声不好?BIT是党的亲儿子啊,据恺哥说30年前学校仍然是由军人把守,即使在动乱的八九十年代北京理工的学生仍然照常上课。比较奇怪的是BIT的各个院系居然完全没有各自的院楼,而只是把办公楼以数字编号起来。不过北理工和南理工有一点相似:很多的科系都是和国防有关,不免地就有了很多涉密的东西了。恺哥说他们实验室原来居然是不允许连接外网的,可见有多么的严肃。

聊起高中同学现在的情况,不由感慨万分。“上盐中,稳成功”的赞誉已经离我们很陌生了。当年我曾经自负地认为能和盐中相比的高校中除了南师附中、金陵中学以及为数不多的省外高中已经寥寥无几。我们班虽不是最好的班,但是无疑班上的同学还都聪明;考上交大、南大的大概就已经有八个左右了,东南(含建筑系)的人数也差不多,我这样的南理工本科的已是落了后腿;然而看到一些工作已经定下来的同学的处境,总感觉我们可以做得比现在好很多。恺哥和狼王也有这样的感慨,只是不得不面对现实。江苏这样一个教育、经济大省,却没有足够多的受国家重视的高等学府,她的首府却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发展。小时候在我们心目中除了清华、北大就是南大了,可是南大的发展总是受挫;同样的是南京,居然没有一个可以容纳人才的好地方。陈浩也只得从南京跑到北京找了个私募基金公司实习。同样是“京”,可是只是有名称上的相似。不过话说回来,可能更是因为我们的长辈们的见识短浅的缘故,耳濡目染地我们小时候过份地看得起自己了,于是我们都成了井底之蛙;一晃本科没了,才意识到自己的渺小与无知。前些天看到的一个北大bbs上的帖子,不由得有同样的感慨。很奇怪,我现在总是感觉我这辈子有作为的可能性已经很小;惟愿给我的子女锻造一个好的成长环境;想从一个屌丝转型,真的不容易啊。

不得不说中关村附近真的是个好地方。看看这里的如此多的高校、如此便利的交通就知道,“中国硅谷”的称号果然不是盖的;“五道口”更足以让无数金融人追求不息。中关村的IT等行业发展只好,这么多总部,这么多高楼,已经让我这样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忙得说不上话了。从前我总是感觉北京虽好但是政治气息太浓所以不比上海,再加上家离上海较近且上海更国际化,所以更希望在待在魔都。现在我才知道这错得离谱:当更多的优秀的人做出了选择之后,自己一厢情愿给出另一种选择方案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错误的。我应该时时以当年选择南京理工不是上等决策(在概率上)为教训,如果我固执地只考虑上海作为我今后的发展同样是不够明智的。

不去清华北大当然就不能说到过中关村走过一遭了;沈胖子从去年开始就在这两所大陆最高学府学习了,在中科院力学研究所的东哥估计早已是这里的常客了吧。东哥正好有事,这次只见到了沈胖子;当年的Cauchy这个称号估计也只有我叫了吧,而他也肯定觉得我是不配Abel这样的称号了。唉,当年的yy,现在都付之流水了。不过胖子跟着刘克峰,再凭着始终的热情,有所作为的可能性的确还不小;不过每次我想着他和刘教授在一起都会想到一个地名——合肥,不谈。这次真多亏了胖子带领了,要不光是被两校门口的保安要求出示证件就够我们几个折腾了。有听说清华和北大靠得很近,才发现的确就是挨着的。“北大”其实不是很大(话说这有联系吗?),其校区之小让人难以置信。而且大部分都不是作为教学、研究用地!走进北大才发现这和我见到的其他大学都相差很大——与其说是校园,更不如说是风景区!漫步未名湖边,打死我也不会觉得这是在学校里!走着走着,我得时不时提醒自己是在校园里。不由得爆粗口:我擦,这特么是学校吗?绝大多数建筑物都是宫殿式的,就连大名鼎鼎的图书馆居然也是!清华大学的看起来就比北大大气很多,光是绿化面积足以让人瞠目结舌。尽管没有北大精致,有些地方还有些零乱,但决不失为另一处风景区!“清华门”居然其实不是一个外门,害得我们见到了却迟迟不敢相信,愣是又逛了一圈校园。在逛的过程中,心中突然有种在这里养老真爽的感觉了;看来我yy的瘾又犯了。两所国内的最高学府,给我的感觉和其他见过的都不一样;这更体现在文化的积淀上吧。我想,如果这两所大学如果能更“人和”一点,或许早就跻身世界顶级大学了吧。尽管没有参观到颐和园,但是欣赏了两个校园之后居然一点都没有到颐和园的心了。

在参观完中关村之后,虚荣心强的我查了查上海的微软和英特尔,发现我之前的确是有眼不识泰山,居然看轻了紫竹;虽然不可和北京相比,但是我还是看到了自己虽渺茫但仍存在的希望,有了点动力。

不想把这次经历就这么忘记了,所以记下了上面的胡言乱语。


Login *


loading captcha image...
(type the code from the image)
or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