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可能不过是一团电子元件而已
帝都记2

帝都记1

nonoob posted @ Sat, 14 Jul 2012 02:18:34 +0800 in Nonsense , 809 readers

早上见了我们的甲方,进去签字、留身份证,很不自在。这些在外不穿军装的人啊,其实不知道他们平时是怎么熬过来的。服从命令是天职,可是这样的生活是不适合我的(我对人民子弟兵并无恶意,人各有志^_^)。第一次参加这种商谈项目的场合,而且是这样的双方,两年前打死我也不会相信我会遇到这种情况,世事难料。和军人老师的谈话中,我意识到李聪娜的故事只是为了鼓舞士气而用了夸张手法,这在部队内部是可以这么宣传的,正如当年对现在部队里树立雷锋的榜样一样;可是面向大众尤其是在咱们广大码农说这事,实在有些不合时宜。和我们交流的军人还挺和善,似曾相识;师兄还和他照了照,只是不能传到网上;待的地方标语我似乎都见过,但是搜骨索肠之后确定我最多不过是上辈子来过。谈了一上午,感觉双方对系统架构SA和可信软件的理解悬殊;好不容易才谈了个大概。中午在那里吃了饭,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同来的还有北大计算机系的两个学生,才发现北大的计算机系和软件工程也有令人难以琢磨透的关系。单独设立软件学院或把软件工程单独拿出,实在是中国特色;再有把硕士分为学术和专业型,委实是我国首创。不禁想起了不少高校在建国初期的重组,对比现状那时的决策实乃匪夷所思:比如浙大又重新合并了,哈工大逐渐没落了,大陆这边的交大的中心又由西安向上海迁移了;可是有些很难改变了:比如南大再也不是被疯狂拆分前的国立中央大学了,复旦和上交的互掐已成既有现实。和两个同学说了几句话,原来北大也是一个导师带多个学生,而且是很多,平时见不到“老板”——谁让boss们都很忙呢。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只要有机会就去国外上大学,去过HKUST和U-Tokyo做项目的学长也说外面的气氛适合学习,可是我这样的屌丝是没有多少机会去见识一下了。

从下午开始进入无所事事状态,作为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自然需要瞎逛瞎逛一下;可是师兄和另一个哥们病了,昨晚紧张兮兮的我到宾馆里居然倒头就睡。如果没有可以“报销”的说法我估计立马就回去了,可是“公款”开销实在是对我这种人最大的福利了;从前我对“三公”深恶痛绝,现在我的态度180度转换了——没这玩意儿保证,我就得拧紧裤带灰溜溜地走回魔都了。

晚上去了王府井,老北京的吃的都在这儿了。我由衷地发现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完全不懂饮食文化的人,各种小吃我都没有兴致,而且闻到味道我居然都没法接受。作为一个被北方人歧视为南方人、被南方人歧视为北方人的人来说,我真的可算奇葩。最后到了狗不理包子店,45块钱买了9个小笼包,而且味道之差以至于我在想天津人平时都吃的什么呀居然可以把这样的东西认为美味!王府井旁边有个bejing hotel,估计这辈子也没法住一晚了,不过我也压根没这非分想法——这大概就是人贱久了养成的不良习惯吧。

去了天安门门口,对于我这样一个对照相有心理阴影的人也破天荒地请师兄照了一张。照在门口看前面的毛主席画像,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只是画一样——在电视中看到的景象好像都比这个真实一点。还在迷迷糊糊地判断我是不是又进入梦境的时候,旁边有人说“以前对天安门充满神秘感,到了这里发现也就这样”,好像这话应该是我说的吧?加上是晚上,总对我处的是不是真实世界有些怀疑。

一天半以来,我感觉帝都夏天没魔都热,至少早晚还是蛮凉快的。地铁比魔都的小气些,大概是建的年代久远了吧,地铁里面也感觉有些旧了,可能是因为电视里看西单女孩的印象较深,我总有点感觉地铁站有点像菜市场,车厢也有些短了。不过所有给我产生这种幻觉的真正原因可能是因为北京的地铁和公交刷卡实在太便宜了!北京的公交和南京没有任何地铁之前的拥挤有的一拼了,而晚上坐地铁一号线时我差点被挤出去;可想而知,北京的交通压力有多大吧。

明天找几个哥们去,估计思想会和现在相差很大。


Login *


loading captcha image...
(type the code from the image)
or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