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加的第一次workshop
书、人和佛教略评-《金刚经说什么》读后感

码农一年

nonoob posted @ Thu, 06 Sep 2012 22:16:53 +0800 in Nonsense , 1046 readers

这几天忙着憋《程序语言理论》的报告,实在不是滋味。九月一号开始,从开始选择材料到最终写稿,花了五天之久;而且只是一片review而已,实在值得反省。

原本只想花三天时间的,结果却拖了两天,渣一样的效率啊!尽管每天为这报告废了不少心思,晚上很少有一点半之前睡的,但是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令我扼腕N遍。我的时间管理水平真的弱爆了!前些日子看到一篇文章说为什么程序员都不擅长安排时间,看的时候就感觉严重中枪。自从真正自甘堕落成为码农之后,好像就真的没好好的作息过。就拿休息来说,只记得刚读研时还有几分“早睡早起方能养身”的信仰,可惜也就口头说说而已;一周或十天以后,立马reset到混帐状态;再过几天,节操必然掉了一地。就寝时间平均从十二点到现在的一点半,这难道就是蜕变成码农的过程吗?再有,以前可以每天定个计划什么的,然后一件件地解决;后来发现计划从来都和现实完全不搭架——就像笛卡尔说的两个世界彼此不相关联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连计划这种形式都省了;最后,因为连个形式都没了,计划的内容什么的早就抛之九霄云外。

明天正式开学,今天记下这一年的一些经验教训。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千万不要忽略细节;特别是生活方面的细节。按照道理我还不是太缺德,这些天我一直保持这每天早晨给没洗的衣服换水的习惯;可是从来没有洗过。这个是个老问题,以前也是这样。有时候还总拿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聊以自慰,其实这不过是借口罢了。不注意自己的形象,说什么都不对;仪表当然会关系到一天的心情。蝴蝶效应告诉我们,由一发动全身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是很容易发生的。小时候看陈景润的故事,说什么洗衣服也只是在水里蘸一下立马就拿出来;当时对他的窘迫处境同情的同时,还真被他这种所谓的爱惜衣物的精神给打动了。所以以后偷懒怕洗衣服麻烦的时候自然就祭出这位大神来。现在想想,这种狗日的想法实在是东施效颦(其实西施皱个眉头估计并不好看,只是多了个表情让其他看客有了新鲜感)。不过有些故事肯定是润色过了的,很多有避尊者讳的嫌疑(比如帕金森综合征这种玩意儿据说是和某种不良嗜好有关的>_<)。记得小学课本上还有过一个讲卡文迪许拉里邋遢、而只专心做实验的故事,由此看来国内的教育真是奇葩啊;编教材的人大多是流言家吧。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以后,才发现小时候被灌输的概念大部分是某些人意淫出来的,更可恨的是做了婊子还拉更多的人一起下水。天下大事,必做于细;宁可有“何可一日无此君”的挑剔,也不可以做潇洒的大大咧咧。

作息时间规矩点。这几天每次从实验室回宿舍前都怀疑自己能不能撑过去,说不定在途中就挂了;头脑出奇地不清醒,总有那种喝醉了不听使唤的感觉;骑车都得刻意着不睡着。一想最近又有几起程序员猝死的报导,第二天起床发现自己还活着都庆幸不已。为什么睡这么晚?因为要干活。为什么有活干?一部分是前几天囤积下来的,一部分是因为效率太低拖沓下来的,另一部分是头脑发热想出来的。第一个原因本质上可以归结为后面两个,如果要追溯到前几天的萎靡情况来说的话。第二个原因就复杂了。一方面是当天状态不佳以及意志不坚定导致的,另一方面是本来的制定的任务就是泛泛而谈、不切实际引起的。状态不佳,说到底还是和睡眠不好有关,陷入恶性循环了。意志不坚定哪,原因就多了,不过大部分说白了都是犯贱引起的,但根本原因我到现在还没总结出个所以然来,暂且按下不表;只是用什么“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来搪塞实在是吊丝所为。第三个原因是下一个话题,现在先说服以后又想晚睡的自己为什么晚睡是可耻的:说白了我骨子里深受孔子提倡的不白天睡觉的观点的影响,所以每次起晚了都感觉对不起谁似的。晚睡晚起并不是十恶不赦的罪(连违法都不是>o<),只要睡眠时间充足就够了;可是晚起导致的罪恶感反而影响了下次晚睡的心情继而影响了睡眠的质量,这却是大大的不该。另一方面,大部分人的日程安排都是以白天为主的,鹤立鸡群要别人迁就你显然不现实,那就只能从了大流(除非是老毛这种专门倒时差的人。可是我是那种大神吗?);在这种情况下,只好用着不清醒的头脑去应付,继而罪恶感有加强了,周而复始堕入阿鼻地狱不可脱身。。。不过这大概只是对晚睡不习惯的原因——毕竟大部分人从小都是从不晚睡做起的,偶然晚睡自然迷失了:什么时候起呢?什么时候吃早饭呢?什么时候干活呢?原本养成的习惯现在居然要经过头脑的几番思考之后才能弄清楚,着实不是一件省心的事。再有从进化论及生理角度来讲,晚睡的确不利于健康——陶指导不也是没有调理好作息时间吗?当然,作为一个需要动脑筋的人来说,晚睡最大的损失莫过于头脑不清醒了。这几天的睡眠不好,我感觉在读资料的时候总不停地产生各种没有意义的怀疑;作为一个平时就喜欢瞎想的人,这无疑是雪上加霜。后果是,缺少了很多deep thought而只是停留在表面作者的观点上;子曾曰过:“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我大概直接可以让子“余欲无言”了。而在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写出的代码,bug多多啊。那种传说中的“知道洛杉矶每天凌晨4点的样子”的程序员,真的不是我这种人可以想象的。

要有计划。“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即使没有完成计划的内容,也总比连计划的形式都没有好。形式主义虽不可取,鉴于但是我至少还是一个没有完全没有去棱角化的人,对于这种形式和内容不一致的行为我还是有警觉的。所以,在看到目标太高的时候(大部分是这样),我还是会去思考如何调整的;尽管这耗时耗力,但至少没有偏离主题,而且今后在这个上面栽跟头的机会就少了。然而事实情况是我越来越懒得明确计划了,或者说清晰化目标。当然在没有亲自实践前所立的计划一般都是非常模糊的,尤其是没有多少经验的情况下;完成任务的同时就是一步步细化并调整自己目标的时候。但这不代表开始的计划可以设定得也那样扑朔迷离——那只会培养自己优柔寡断的能力。为什么总有人说程序员不会掌握时间?我觉得那是因为码农这个职业完全是一种反一切计划的勾当!有太多的未知需要去探索,你要了解计算机体系结构,要了解多种编程语言,要理解各种设计模式,要能做web应用又要懂移动互联网,要轻松上手各种库,要做各种配置(当然这还都只是工业应用上面的)……让人的感觉是“一入码门深似海”。而事实是这到处都是坑啊,你丫的想填根本是不可能的!愚公移山的故事固然很振奋人心,但这不过是用来骗小孩子的;什么“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而山不加增”——整个就是可笑的朴素唯物主义嘛?没文化,真可怕;再一次有撕中学语文教材的冲动(古人没有科学知识也就罢了,现在都什么时候啦;难道这教材能入选只是因为某领导人碰巧写了一篇和这相关的著作吗)。Knuth老先生号称CS泰斗,为了写SAT这一个方面也只好读了一整年的paper;并且在写完第三卷TAOCP后才发现他想把仅仅计算机科学的内容全部囊括的幻想造成泡影了。所以,程序员们不出意外的话一直都是noob,未知的东西远远出乎想象。这种不确定性导致,往往我们自以为简单的东西实现起来需要很久很久;当然也可能因为找到了某个lib或某人的source code原本苦苦思索的事情一下子就搞定了;再加上有时候需求的突发变更,程序员想定个实际的计划的难度可想而知。细细分析一下,导致我现在不立计划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在于在过去的一年当中我很大程度上都是从无到有地在学,一直是以菜鸟的身份存在着的(当然会有触类旁通的时候,但那只是起到帮助入门的作用)。不过我现在可以自信地说我不再是那种屁事都不懂都不精通的人了,所以重新养成立计划的好习惯吧。写计划是有讲究的,我以前订了不少好高骛远的计划,还有不少看似完美但确实不够科学的计划。其实理性地思考一下,写计划其实很容易;写之前分个优先级,列出前面的;给个时间段,OK。当然必须还得看一下,这样的计划自己能不能扛得住——这就得靠经验了。最近得到的一个结论就是,一定要几件事情一起做。比如我这几天就妄想一直看paper然后写,结果中途微博啊、豆瓣啊、知乎啊、twitter啊、人人啊什么的稍微不耐烦就上了;最终希望自然是义不容辞地破灭了。


Login *


loading captcha image...
(type the code from the image)
or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