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一些感想
我参加的第一次workshop

一些胡思乱想

nonoob posted @ Sun, 19 Aug 2012 01:05:46 +0800 in Nonsense , 1364 readers

好久不扯了,原本想写点笔记类的,可被今天日子的重要性给打断了。今天这日子说普通再不过,可偏偏成了ICSE国内submit的最后一天了。开始不了解,直到琦哥说今天晚上就解放了,才知道他这些天都在忙paper,赵老师这些天都在不停地帮他改,晚上就要交了。不久看到程哥的微博,原来今天对于相关领域的researcher们来说真的大事啊。实验室里大部分人都应该知道这事,应该也不止一个人投了,我却连什么时候投稿都不知道。秦续业居然说我八卦,我的消息灰常闭塞好不好>_<

老实说原本不喜欢工程这个说法,在我本科的世界观里科学才是王道。读研选择大方向时避开了太底层的计算机体系结构又忽略掉偏应用的计算机应用技术而选择了计算机软件理论与应用。可到后来,才发现软件理论的很大一块是和软件工程相关的。比如我的师兄师姐们(好吧,师姐只有一个)投paper时总会考虑是投pl还是se,我自觉这很对得起stap中的t和p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毕竟不是搞纯理论的,尽管也涉及到理论计算机中的automata,cfg等概念,但并不需要特别本质的数理逻辑)。我以前一直犯了一个错误,在没有清晰的认识之前将科学与技术隔离得太远了——尽管我现在还是没有清晰认识,但我现在至少不会这么快下结论了。

我以前也完全不看好国内的学术界而非常崇尚工业界,现在这个观念淡泊了些。在知乎上看到有人问为什么非科班出身的人搞计算机行业比较厉害;看到这个问题我觉得幼稚了。在我遇到的科班出身的cser中,牛逼的人实在太多;像我这种半路出家的人,过招不过一下立即倒下。有不少人以为学术界的人比较菜,这当然是有原因的。一个原因大概和满瓶不动半瓶摇这个众人皆知的俗语相关吧。我认识好些牛逼的人之所以在网上没有那么高的名声只是因为他们觉得没有时间写博客什么的;他们或许有些看似不够高明的娱乐项目,但在现实中他们的人脉比很多人好,他们的作为比很多人都高。在现实中我了解到一些去cmu、uiuc的人、不少发顶级会议paper有重大研究成果的人,但是在网络中我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不过当真正看到他们在网上的动静时,很多情况下会发现他们的口味比工业界的重得多。比如前些天nature质疑叶诗文,就引起了不少scientists的评论。另一个原因我想是因为学术界的人的coding没有工业界人的多吧。因为学术界的人写代码之前需要顾忌code的意义:是否具有开创性,成功把握是否很高等;而在此之前,需要的是了解研究方向的理论基础,需要读大量的文献书籍。工业界中不少技术都是现有的,而程序员的工作大部分也是可以被复制的。让我感受最深的莫过于上算法课关于AKS算法作业了,听说上一级同学做的是实现AKS算法,而我们做的是对算法本身写一篇review。开始我还很惊讶为何学长学姐们完成得很好,而我们却很差。后来想想这其实理所当然:这和推导出$\pi$的公式与用公式求出其数值解不是一样的道理吗?我想还有一个原因是学术界的门槛比较高,想有所作为的话需要在一个特定的领域钻研很久;由此导致了狭隘的知识结构。按照这个说法,那些涉猎极其广泛的人其实很多是万金油罢了。另外,学术界中很多人做的都不是和end user打交道的,一般人难以理解;很多太过超前以致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法被人所知。当然我一直承认不少计算机相关专业的学术界人水平真的很次,有些根本没有coding的观念,没有作为程序员应有的基本素质;这些人在一所高校占的比例足可以反应这所学校的垃圾水平。所以我觉得学术界最容易产生两种极端,而工业界很大程度上是填补中间的空洞的;如果按照保罗•格雷厄姆的说法,我觉得工业界更适合(培养)geek,学术界更适合(孕育)scientist。真正的牛逼公司正是寻找了理论与实践的最佳结合点,来引导行业的发展。

回归正题。这个原本就不存在的暑假快结束了,我这些天也经历了不少;而再过几天我读研就快整一年了。今天突然发现,这一年以来我的作息时间一直处于紊乱状态,偶尔的几天有规律的生活也没坚持下来。前两天陆续看到几篇关于程序员不会安排时间的文章,绰中了我的苦处。早睡早起方能养身,我的确到了需要用google calendar之类工具来计划我的时间安排了。

这几天总有个念头:我真的光明正大地折腾了一年的计算机了。但是这个念头给我带来的并不是那样的惊喜,原因究竟是什么我却不理解了——大概我心里并不甘愿做一辈子的码农吧?不管怎么说,我得好好为我以后做打算。

为自己的下一年定一个计划:

  • 投一篇ICSE/PLDI之类的paper,今年年底至少有初稿(加油!)。
  • 往我的github等repository上放10-20个有研究意义或实用价值的代码。
  • 每周至少写一篇有关Programming的文章。

死皮赖脸地写下来,这次必须动真格。

Avatar_small
Garfileo said:
Mon, 20 Aug 2012 09:37:39 +0800

在做学术的人看来,自己所搞的理论不一定非要作用于现实世界,完全可以为了知识而知识。搞工程的人很多人不理解这种现象,在他们眼里一个理论得实用才行,否则没有用。

我大学念的是机械专业,去工厂实习的时候,师傅们经常会嘲笑每年带队过来的大学老师不会操作机床。对于你们计算机学科而言,可能你们的教授也不会组装计算机,不怎么会编程序。其实,工人师傅与程序员,也很难从现象中把握一些规律并且将这样的规律写成严谨的论文公布。

中学时所学的那篇《石钟山记》很好的描述了这种现象。最好还是学术与工业的结合越紧密越好。当个码农中的士大夫,士大夫中的码农 :)

Avatar_small
nonoob said:
Tue, 21 Aug 2012 10:58:50 +0800

@Garfileo: 你大学念的是机械专业啊!我又一次感觉自己快废了。。。
我觉得工业界的人往往太无视学院派的存在了(尽管从各个角度都很容易让人产生藐视的想法,尤其是对于国内的学术界不怎么争气)。国内高校的老师之所以能当导师很多都只是在某个狭窄的领域上有所建树,但很多人对他们的期望值有些高,在达不到心目中的要求后自然有些微词。
我个人觉得大学老师和工业界的人仅仅是分工不同;对于计算机工程、技术(不包含科学)这个领域,我觉得就像你所说的学术和工业结合越紧越好。


Login *


loading captcha image...
(type the code from the image)
or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