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可能不过是一团电子元件而已

十三度凶间

  1. 剧情回顾

吐槽一下《十三度凶间》的中的一个大的bug,即为什么富勒这个老头子一定得在他所创造的世界里用信来通知道格拉斯他们所在世界不是真的。从影片中可以看出这是他在第三层世界中领悟到后立即就写信了,这着实让人匪夷所思。至少得需要有一个trigger才能触发他有这种诡异的想法。影片中介绍了一个最科学的方法就是一直开车向前会看到“世界的尽头”。他在第三层世界完全没有办法来实践这个本该在第二层世界做的事啊。退一步的解释就是他在第二层世界中已经目睹了这个尽头;但是他需要到第三层世界去感受一下这两层世界是否有同样的感觉(从而核实是不是的确两者本质上都是一团电子元件而已)。不过说实在的这还是挺荒谬的,因为不难看出老头子是去嫖妓的,而不是去干正经事的,不怎么说得通啊。另一种可能是老头子知道这个真相已经有段时间了,所以在明白了自己的虚无之后就去第三层世界寻欢——反正都是假的;而道格拉斯的user知道了富勒明白“真理”也有段日子了,只是偶然选择了这个时间来干掉富勒。但是这就没法解释为什么老头子这么着急地在第三层世界写信了,并把他转交给一个并不值得相信的酒保(他至少也应该把这个藏在他use的那个人家里的某个地方或者藏在他的某个情妇那里吧)。按照道理说,他完全可以回到第二层世界来告诉道格拉斯的(或者另一个助手),除非他碰巧知道道格拉斯的user正好将要干掉他。不过这似乎有点太巧合了,不过也许“造物主”都有些惺惺相惜的感应吧。

我个人认为这只是作为商业片故意耍的噱头,而那个第三层世界只不过是用来丰富故事情节和便于观众理解而加上去的,不免有些雕琢的痕迹。另外,“造物主”是如何知道虚拟的人物发现了“真理”这个事实呢?最容易想到的是当虚拟世界的“人”理解后立即产生相应的电波然后传送到上一层的机器中给“造物主”提供信息,从影片中可知道格拉斯的user造了数万个这样的世界,他似乎只有通过这种监控异常来获知问题吧?

当然影片的bug远不止于此;而我们原本就不指望这样的影片经得起推敲的。我所想说的是,这部影片至少能给我们很多其实。很多人把它和matrix相比,我个人却觉得它比matrix中描绘的景象更好的来解释这个世界。大概是因为《十三度凶间》是从“剧中人”的角度的讲述更让人觉得亲切,而且少了那些炫目的打斗场景吧;另一个总使我耿耿于怀的是matrix中描绘的是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统治的世界太过残忍吧(尽管对于虚拟世界的人们而言这其实没有多大区别)。

 

  1. 下面开始扯淡

刚看十三度凶间倒是没什么感觉,不过这些天头脑不清醒时却总是想起其中的一些情节;尤其是最近喝醉的那天晚上,不知怎么的竟然情不自禁地想这个问题。

小时候我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自诩),因为所生活的地方就是一个有些佛教气息的(单单一个小镇就建了一座在全国也小有名气的寺庙)。这里的佛教修行主要是以净土宗为主,自然免不了讲一些“奇迹”的事了。我自己虽未见识过值得一说的奇迹,但是耳濡目染的总会了解一些超自然的现象,而理性的头脑让我明白我至少不能否认它们的存在。在我接触的佛教说法中,总是将这样的神奇归结为“因果”、“神通”;很大程度上我也有保留地相信了。但是,当我长大了就生出了各种疑问:汉传佛教各个宗派的教义中虽然同尊释氏,但是观点差异很大;汉传佛教整个和佛教其他支流又有很多差异。可是,为什么这些奇迹在世界各地都存在着呢?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在其他的宗教中也出现了各种奇迹,那么究竟哪一种宗教才是真实的呢?究竟何为正信呢?(当然这些问题产生的前提是我已经断言各种超自然的现象的确是存在的;尽管我相信有些传说只是因为当事人缺乏洞察能力和三人成虎而产生的,但是不得不承认的确有事实可以说明这样离奇的事是发生过的。)我想这个疑问估计所有人都曾思考过吧。

但是如果把我们的世界理解成一个虚假的世界,那可就好解释多了。这个想法其实早就有了,我想看过《午夜凶铃》小说的人大概都知道贞子所在的世界实际上就是一个用超级计算机虚拟出来的吧。科学家为了研究人类进化的过程,用计算机模拟出了贞子的世界;然后用某种手段让原本需要几千万年的进化过程在很短时间内就完成了。还记得那个叫高山龙司的男人吗?在电影的最后被描绘成了一个和贞子一伙的人了;实际上他却是如假包换来自现实世界的卧底,而他的目的就是消灭贞子所带的病毒以免祸及现实世界!都说《午夜凶铃》的电影是恐怖片,可是实际的小说却是科幻小说,谁解其中味啊!

到这里总算回归正题,我想说的是如果用一个接近《十三度凶间》和《午夜凶铃》的关于世界的模型来解释(超)自然现象,那或许比现在的探究更加接近事实吧。

随便解释点现象先~~

解释前先接受我的洗脑预备吧,默念“我们的世界不过是一堆电子元件而已,我们的世界不过是一堆电子元件而已,我们的世界不过是一堆电子元件而已……”

众所周知,人类社会早期出现了很多让后人觉得望尘莫及的哲人,他们的思想影响之深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老子(李耳)、庄子(庄周)、孔子(孔丘)、孟子(孟轲)、释迦摩尼、耶稣、泰勒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有时候不觉得奇怪吗?怎么经历了几千年人类文化的我们竟然思想无出其右?

但是把我们自己换位思考,以我们的“造物主”观点来看,他们需要加速我们文明发展的进程,用来模拟他们的进化史,并以此来推测他们的未来。所以他们在程序中故意设置了几个oracle,让他们负责思想的传播;造物主就在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情况下在我们的世界加了类似matrix中的特工,只不过他们的使命并不是去追捕“觉悟”的人;而是成为我们世界的催化剂(就像matrix电影中的oracle作为“matrix之母”一样)。就这样,我们以为世界的进化进程是正常的,其实早就是被扭曲了的;真实世界大概要用更多的时间来完成这个历程吧。

那么为什么后来这样的智者反而少了呢?估计是造物主“懒”了吧:他们本来就是希望来模拟世界的,过多的干预总是不好的(作为高智能的生物他们不可能不明白“无为”的意思吧;不过或许有个类似《十三度凶间》中那个警察的人恳求过造物主少干涉我们也未可知)。

为什么会有和某个特定宗教相关的奇迹发生呢?以上帝”三位一体”为教义的基督教系和佛教、道教体系怎么着也不可能把它们撮合在一起啊?不过在我的胡思乱想中似乎有一个比较好的解释了。

因为我只对佛教略有耳闻,所以下面主要以佛教为例说明其中的情况吧。

比如说,佛教中不是总强调“空”吗?不是总是要寻求“真如”吗?真实世界的“造物主”们总会时不时地观察我们(就像我们观察我们的研究对象一样)。看到处在镜花水月中的我们竟然能够有次觉悟,能不兴奋吗?就像从一个老师看到一个得意门生竟然把布置的谜题给解出来了,怎么着也得觉得不可思议吧?而且还是在创世如此之早、文明发展程度之低的的时候就有这样的发现,他是不是在想如果任由这样的思想发展下去真的可能预测真实世界的未来呢。那怎么来促成这样的趋势呢?用自己的主观意识来强加似乎已经没有多少必要了甚至产生负面的影响了。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他完全可能按前面所说的对释迦牟尼的最初的思维元件渗入了一些文明的观点,但是后期的发展完全可能脱离他的控制。真实世界的人的发展是成指数级的过程,虚拟世界的人当然也是这样了。所以,我们的造物主也许已经没法对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的各个方面考虑得面面俱到了。如果觉得这样的说法牵强的话,不妨类比一下《午夜凶铃》中虚拟世界因为贞子病毒而导致的失控吧。那他们至少鼓励一下这种做法,然后让佛教徒信奉这种观点并继续在这样的基础上思考吧?于是他们只好顺着佛教中一些观点(比如因果啊、轮回啊什么的),故意在我们的世界上加上了一些用我们的“科学”没法解释的东西,比如因果之说云云。或许有人质疑我们的造物主为此而修改的程式的代价过大。但是我相信有过AOP观念的人对此都不难理解吧——只是做些微调而已,更重要的是只是对于部分现象,并且这些现象多数情况下都没有改变具体的我们的世界发展的主旋律。

如果说造物主只看到了这么点见识就这么看好佛教那真的也说不过去,再举些例子作为辅证吧。

佛教中总是说“三千大千世界”,虽然我们知道古印度人对数字都不敏感,三千什么的他们自己也没多少感性认识,但这不妨碍其深刻的启示意义:联系一下《十三度凶间》中所说的实际上造了很多的道格拉斯所在的世界,并且我们根本没法证明最终的第一层世界就真的是root了(其至多不过是我们用类似于chroot设定的一个局罢了)。想想吧,或许我们其实是生存在多少层之后的啊?想到这点,不禁体会到这巨大的“般若”啊!

《金刚经》中也有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之类匪夷所思的说法;作为我们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或者说architect)看到这样的话出现不觉震惊才怪呢!他肯定会想“难道被发现了”。

还有一句“应无所住生其心”,联系《十三度凶间》中找到“世界的尽头”的方法(之一)是不管各种路障一直向前,是不是觉得又是一种隐射呢?现在想想,那些被说成是神经病患者或许真的是发现了“道理”,“时时示世人,世人自不识”。再八卦一下,有很多被誉为天才的科学家们都被说成精神上有问题(照这样的逻辑来说纳什其实所谓的恢复正常恰好是否定了自己所发现的真实的表现吧)。

另外,总是在说六道轮回太苦需要跳出六界,不觉得释迦牟尼老师其实是暗指跳出所在的世界往生“兜率宫”这样的高一层的世界吗?想想《十三度凶间》中的那个第三层世界的酒吧服务员吧~

再有什么“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太对了,本来就是一堆电子元件嘛!

当然,佛教中多少会有些不合理的想法不利于世界的发展,这造物主肯定也是考虑到这个因素的。但是他们毕竟不是全知全能的(要不他们还要创造出我们这样的世界做实验干嘛?),所以有些时候也只好听之任之吧;不过或者下面所说的正式他的解决方案呢。

前面说到的是佛教的世界观得以存在已经其对应的神奇存在的原因。那对于基督教、伊斯兰教这样的体系截然不同的观点呢?我想这可能更好理解了。那个三位一体的耶和华和那个真主安娜不正是创造我们这样的电子元件世界的造物主吗?在基督教中把上帝描述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这是不是在对architects拍马溜须呢,哈哈!每个人听到好话耳根子都软,而且的确说得和真实的情况非常像,我们的造物主们真正能无动于衷吗?顺便猜想一下,古希腊成为世界逻辑与理性的重要发源地,是不是因为他们描绘的天神和现实世界创造我们的这些工程师(好吧,说白点是真实世界的一群有七情六欲的程序员们)非常相似而得到青睐呢?我觉得这其实有两种解释,一是他们其实是某些程序员故意设下的前面所述的oracle之类的人,然后在完成对我们的世界文明推动的任务之后立即结束了这些电子元件的生命;另一种解释是令今人敬畏的古希腊人们误打误撞理解了太多的真谛以致于造物主们觉得他们“知道的太多了”!想到这里,不由得心生对历史学家的嘲笑之情:哪里是什么贫富分化导致的啊!

至于说,世界上还存在着种种源远流长的古老哲学,之所以会这么流行大概可以和上面所说的两种原因类似吧。注意这里只强调了“古老”,这是因为有些近几世纪的哲学观点完全有可能已经领先于真实世界并脱离了造物主们的掌控了;同时“古老”哲学也在与时俱进,造物主们多少会有些力不从心来做微调了吧。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现在的超自然现象看上去少了的原因。

有人可能注意到这里有个问题:既然我们的创造者们想加快我们世界的发展,可为什么让我们的世界多了这么多观点想法以致于人们难以抉择呢?但是不要忘了,“存在即是合理”!他们事实上也正是用这种方法模拟了“物竞天择”这样的规律。另一种解释是,他们也许是认为这样多的观点会营造一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情景,其作用是更快地推进社会发展。又有这样的可能,他们也许正好进化到处于这样的各种观念群起的地步并且都处于雏形;而我们正好是这些观点发展的最好的场合。当然,有一种悲观的可能。打个比方,在圣经中有巴别塔的说法;我们都知道是说的上帝为了阻止人们齐心协力建成通天塔而让彼此语言不通的故事。那么,我们的造物主是否有可能也有类似于这样的心态呢将我们的处世观也打乱了呢?或许他们只是觉得他们所在的世界的想法太少没有意思而把我们的世界设计成这样来寻求一种游戏版的刺激吧。

有人或许会说了,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自己作为有血有肉的人而存在了(就像我们完全有可能区分现实和梦境一样),说什么我们不过是电子元件实在是不可理喻?但是不妨想想matrix中人的生活吧,他们的感觉不过也是用AI仿照人的神经元模拟出来的;再想想《钢之炼金术师》中阿尔方斯的困惑吧:作为一个优秀的炼金术师,哥哥爱德华完全可能用将自己的记忆、情感填进了一具原本只有壳子的盔甲里的。如果这还不能令人信服的话,考虑一下《银翼杀手》中的那个叫瑞秋的女人造人吧,开始始终不相信自己是人造人而一直被其创造者欺骗,其实她不过是造物主泰勒给她添加了他侄女小时的记忆罢了;而看过电影的人其实都有反映Rick Deckard不过也是人造人罢了。还有刚才的那种我们是活生生的人的自信吗?

最后,前面说到佛教总说无“法”可说,总说般若智慧和学识渊博是两码事;道教也说“道可道、非常道”,没有永恒的道理。如果我们世界真的不过是电子元件组成的虚拟的,那很多自然科学岂不是都变得失去了意义了呢?就像《三体》中所说的,“物理学根本没存在过”,我们发现的不过是每隔十厘米射手打的洞而已,而我们正是被当成火鸡一样把农场主给我们的定时食物视为公理。的确,正如姚期智所爷爷说“物理看重直觉,你必须推想出问题的正确答案,求证也许不严格。”,物理学中的不少东西都不是完全归纳的产物,想象反而成了比较重要的因素。意淫一下,或许我们现在这么注重自然科学可能是缘木求鱼(这也是我物理不好的原因O_o)。倒不如我们多花些时间在数学的逻辑上,我们自己也多进行一些模拟以便了解我们的世界。我很欣喜地看到我们的造物主似乎是有意把我们往这上面引导的。君不见计算机的发展之迅速乎?当然,这并不是说类似物理学的自然科学真的一无是处了,至少科学家们可以根据已掌握的规律来推测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尽管这些可能都只是事实上不存在的规律,但至少比没有要强得多吧。另一个理由是,这或许正是造物主模拟我们的世界来给他们的真实世界提供解释的目的之一了。

看到这里,我有一个告诫,即我们仍然没有理由以此来抵触我们的造物主们。基于理性的思考,是我的话也会赞成这样来理解世界的做法的。

说到这里,似乎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根本问题并没有解决,即我们的造物主的世界或许并不比我们的简单呢?我想说的是,其实我的目的并非解决问题而不过是更靠近了问题的答案罢了,就像1+2并没有解决1+1但是同样有意义一样(看看我多么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哪!!!)。我始终相信我们的上一层世界比我们所在的要简单一些(比如他们的世界就没有我们这里这么多超自然现象什么的)。尽管我们可能存在于大千世界的多少层之下了,但是在我们的上面总是有收敛的;当我们把问题简化后,我们、我们的造物主及上层的恒河沙等的人总会离真理近一点的。

3.免责声明

我保证我一直在瞎扯淡。因为我如果是在泄漏天机的话,说不定我们的造物主会use某个人而在近期把我干掉;然而我仍然存在,那只能说明我在胡扯了。扯淡的范围包括前面所有的话和这句本身。

--------------20120831

突然想到有一个自称同神的人说过,现在在神和佛中也是用手机等通信工具和人类联系的。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比较合理的解释就是神和佛之类的都是我们的”造物主“,他们为了进化自己的世界而模拟出了我们,并从我们这里吸取智能。

Nonsense Comments(0) Thu, 05 Jul 2012 02:47:57 +0800

时间管理

不懂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只好多花些时间来学了。

曾经有人说上大学的目的是让人学会如何来学习,而不是其他。很赞同这句话的含义。

到了交大,到了软院,才发现,我对计算机科学这个领域所知甚少;隔行如隔山哪。所以,现在的我只好去恶补那些本该在两年前就去做的事情。

细细想来,我也从来没有哪一次真正堕落过;然而,之前的学习的强度实在不够。这难道是我的立身处世的眼界太低使然?至少我现在认为是这个道理。

这个学期对我来说是很忙的,因为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之前在本科阶段悠闲,只能说明之前出问题了。一分钱,一分货;多少耕耘,多少收获。那些没有背景的人成天想着天上掉馅饼,可以去面壁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真的有很多东西都不懂,很多很多;但也就是因为我有太多的未知需要去探寻,我才在进步。压力,在积极下才会变成动力;而动力,大部分也就来自于这些压力。

面对这么多了东西要学,这么多的任务要完成,真的很可能不堪重负。百度的员工也出现了过劳死,不好好管理时间的话真可能RIP了。但是,很多情况下,哪会顾及这么多呢?

一方面,有很多任务是被下达的死任务,不完成没法交差;另一方面,为了 自己保持不掉后腿,只好push himself/herself hard。最无奈的不过这两者之间的差异有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当每天的时间都被死任务填满的时候,多少还是会感到很充实的;这其实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压根就不需要去思考还要做其他哪些事就能让一天顺利度过。然而这种每天都在“被使忙”的情况下并不会让人真正的成长,正如通过老师的课堂讲授并不会让我们直接理解自习的方法一样,正如让人类实时监控机器人并不是人工智能的体现一样。最大的一个问题莫过于:人,其实和机器人是不同的,因为家人有七情六欲;所以,当一旦没有显示定义的任务的时候,很多人会变得懈怠,有时是迷茫。其实,如果有了迷茫,已经表明是在思考了;然而,如果始终沉浸在思考之中,那就没有出头之日了。因为,时之神总是很信用的。

我想,当我们每个人被每天的死任务占据的时候,多少应该会思考些问题。当我们一旦闲下来的时候,那就是进行self-learning的时候了——模仿每天被下达的死任务来进行自己的事。这实际上是完成了智能化的第2个阶段。如果将之比作学武的层次的话,这可说是将所学用于实际对决的过程。然而,真正来说,这还不够;因为,鹦鹉学舌、邯郸学步,总是不行的。真正的学习之道,是要将所有的这一切都规划到“一”中。死任务,精进计划,以及其中的等等等目标,都要在一个尺度上完成。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的确,在每一个大的尺度上制定计划的同时,还需要将之细化到每个阶段。都说软件工程其实是一门关于哲学的课,在我看来似乎有些道理——而且这种哲学大部分情况不是对人的,而是对物,这使得其更能接近我所想知道的道。

我今后需要在每周制定计划,每天制定计划了。要不然的话,我真的可以变得很颓废。将每天待做的事按照优先级划分一下,区分轻重缓急;同时预留一点一些可支配的灵活时间。另一个必要的东西在于,我真的得好好重视锻炼了,要不真的会过劳的。

老实说,这些道理其实每个人都懂;我也懂。然而,在很多时候,总是不会想起。这是什么原因?

Nonsense Comments(0) Mon, 11 Jun 2012 15:21:14 +0800

哲学这玩意儿

自然哲学与科学技术这门课要考试了,不能不看书。看到研究生院博士生还要学马克思××哲学,深感中国大学之道全失。

 
刚刚在看,还没翻多少页;其中的人名着实让我感到汗颜——很多都没有听说过;很多很多。原本准备花时间来看一点西方哲学方面的书的,或者看一些公开课的视频也好。然而,总是有那么多烦乱的事情——欲望太多了。所以呢,终于狠下心来将人人网和weibo停用了。很多东西啊,我在博客订阅中早就看过了;到了sns或者weibo,都是几天甚至几个月之前的事了。所以啊,代表先进的绝对不是这些东西。它们起到的只是整合的作用;它们只是供有闲人开心的玩意儿。对于我这样一个人,着实用不起。任重道远啊。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不过想想那些之前没有听说过的人名,真的,一个人想要流芳百世,很不容易。那需要舍弃很多的东西的。这个网络横行的时代,只会将人趋向大众,很难让人走向极端;所以,也就出现了当今奇才甚少的现象了。这难道和耗散系统的理论相关?始终记住一点,高德纳因为时间紧迫而从1990年停用了email。
 
所悲者,所知甚少;所喜者,可问人甚多。
 
看着关于哲学的这么多见解,浮想连篇。记得之前看《哲学的故事》一书的时候,曾经介绍说哲学,需要的就是辩证。所以呢,我们现在需要信仰xx主义,学习xx哲学;实在是有违哲学本意。马克思老先生也说过他本人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什么原因?哲学是什么?哲学就是一个建立起来的并时时在变化的用于反驳的理论集。从来没有什么正确的哲学,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如果有了,只能说那是伪哲学。因为,你完全可以从不同的层次来讲各个方面——每种哲学的理论基础其实很不牢靠,甚至一盘散沙(任何学科其实都是这样,包括数学)。所以,马克思建立了他的一套体系,但是如果他信了,他的那套哲学体系必然是扯淡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套哲学体系建立起来的目的是用来给人驳斥的,而不是用来让人信奉的。在驳斥中,两者共同在演化。很多的现象和本质都是有差别的;学哲学的人如果连这个都没有看破的话,那究竟是学的什么哲学呢?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化学平衡了——真的是平衡吗?只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我只想到了一个词,谐;如果再形象一点的话,我想到的是八卦。
 
这个观点,让我想到了佛教中的佛法非法的说法——如来所说一切法,皆不可信,皆不可取。的确,只是释迦摩尼讲得太过直白了——《金刚经》是他老人家什么时期的演说啊?不得而知。道家老子也说过:道可道,非常道。这个呀,大的道理啊,被那些凡夫俗子误用了(或许我现在也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嫌疑吧)。有哲学家说这两句话都是含糊不清不可证伪的——所以把之归为诡辩。诚然。但是,这并不是错吧。这就是道理用言语表达到的结果;事实的结果却永远无法表述了。这里含有了递归的思想,因为这也是如来所说之法,这也是老聃所讲之道。那些驳斥这两句话的人同样也没有错,因为这正是哲学之道。
 
所以说,说不得。拈花微笑。
 
看书给我的另一个启示就是,把哲学当作一门文科性质的学科纯属扯淡。一个人,如果没有一定的科学背景的话,根本没有资格谈论哲学——最多只是纸上谈兵。和这种人谈哲学,我肯定会不屑一顾;如果还来看他/她的书了,只能说我脑子进水了。因为,你看,他们心目中的科学都变成了什么东西?那么神圣的那么美那么谐的东西到了他们这里全都变味了。如果可能,我将来也会写一本哲学的书;不过,我会把它写得跟技术类书一样。计算机科学界有不少以ART开头的书,也有不少以Think开头的书,我想这才是关于哲学的书,只是它们缺少了反射机制——其实不容易,关键还是读者的领悟而已——要知道,没有一定智慧的人是不配读哲学类的书的,尽管智慧在很多时候是那么朴素。
 
记得哪里说过孔子说年老时才能读《易》,是否也是这个道理?

Nonsense Comments(2) Mon, 11 Jun 2012 15:22:47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