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管理

哲学这玩意儿

nonoob posted @ Mon, 11 Jun 2012 15:22:47 +0800 in Nonsense , 845 readers

自然哲学与科学技术这门课要考试了,不能不看书。看到研究生院博士生还要学马克思××哲学,深感中国大学之道全失。

 
刚刚在看,还没翻多少页;其中的人名着实让我感到汗颜——很多都没有听说过;很多很多。原本准备花时间来看一点西方哲学方面的书的,或者看一些公开课的视频也好。然而,总是有那么多烦乱的事情——欲望太多了。所以呢,终于狠下心来将人人网和weibo停用了。很多东西啊,我在博客订阅中早就看过了;到了sns或者weibo,都是几天甚至几个月之前的事了。所以啊,代表先进的绝对不是这些东西。它们起到的只是整合的作用;它们只是供有闲人开心的玩意儿。对于我这样一个人,着实用不起。任重道远啊。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不过想想那些之前没有听说过的人名,真的,一个人想要流芳百世,很不容易。那需要舍弃很多的东西的。这个网络横行的时代,只会将人趋向大众,很难让人走向极端;所以,也就出现了当今奇才甚少的现象了。这难道和耗散系统的理论相关?始终记住一点,高德纳因为时间紧迫而从1990年停用了email。
 
所悲者,所知甚少;所喜者,可问人甚多。
 
看着关于哲学的这么多见解,浮想连篇。记得之前看《哲学的故事》一书的时候,曾经介绍说哲学,需要的就是辩证。所以呢,我们现在需要信仰xx主义,学习xx哲学;实在是有违哲学本意。马克思老先生也说过他本人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什么原因?哲学是什么?哲学就是一个建立起来的并时时在变化的用于反驳的理论集。从来没有什么正确的哲学,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如果有了,只能说那是伪哲学。因为,你完全可以从不同的层次来讲各个方面——每种哲学的理论基础其实很不牢靠,甚至一盘散沙(任何学科其实都是这样,包括数学)。所以,马克思建立了他的一套体系,但是如果他信了,他的那套哲学体系必然是扯淡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套哲学体系建立起来的目的是用来给人驳斥的,而不是用来让人信奉的。在驳斥中,两者共同在演化。很多的现象和本质都是有差别的;学哲学的人如果连这个都没有看破的话,那究竟是学的什么哲学呢?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化学平衡了——真的是平衡吗?只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我只想到了一个词,谐;如果再形象一点的话,我想到的是八卦。
 
这个观点,让我想到了佛教中的佛法非法的说法——如来所说一切法,皆不可信,皆不可取。的确,只是释迦摩尼讲得太过直白了——《金刚经》是他老人家什么时期的演说啊?不得而知。道家老子也说过:道可道,非常道。这个呀,大的道理啊,被那些凡夫俗子误用了(或许我现在也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嫌疑吧)。有哲学家说这两句话都是含糊不清不可证伪的——所以把之归为诡辩。诚然。但是,这并不是错吧。这就是道理用言语表达到的结果;事实的结果却永远无法表述了。这里含有了递归的思想,因为这也是如来所说之法,这也是老聃所讲之道。那些驳斥这两句话的人同样也没有错,因为这正是哲学之道。
 
所以说,说不得。拈花微笑。
 
看书给我的另一个启示就是,把哲学当作一门文科性质的学科纯属扯淡。一个人,如果没有一定的科学背景的话,根本没有资格谈论哲学——最多只是纸上谈兵。和这种人谈哲学,我肯定会不屑一顾;如果还来看他/她的书了,只能说我脑子进水了。因为,你看,他们心目中的科学都变成了什么东西?那么神圣的那么美那么谐的东西到了他们这里全都变味了。如果可能,我将来也会写一本哲学的书;不过,我会把它写得跟技术类书一样。计算机科学界有不少以ART开头的书,也有不少以Think开头的书,我想这才是关于哲学的书,只是它们缺少了反射机制——其实不容易,关键还是读者的领悟而已——要知道,没有一定智慧的人是不配读哲学类的书的,尽管智慧在很多时候是那么朴素。
 
记得哪里说过孔子说年老时才能读《易》,是否也是这个道理?
Avatar_small
nonoob said:
Thu, 05 Jul 2012 21:49:11 +0800

@the5fire: 当时瞎写的两句,现在我自己看已经有些吃力了。。


Login *


loading captcha image...
(type the code from the image)
or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