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不愉快的尝试及思考(1)
一次不愉快的尝试及思考(3)

一次不愉快的尝试及思考(2)

nonoob posted @ Thu, 14 Jun 2012 19:56:27 +0800 in NoTech , 963 readers

在尝过了那种菜鸟特有的稍有一点胜利就自鸣得意之后,被冲昏头脑的我在稀里糊涂之下误以为使用fdisk调整了分区号的同时将物理位置也改变了。然后,我d掉了根分区了.............................................................................

再次重启时看到grub rescue时还微微一笑,小case,我已经是身经百战的人了,对这点小事还不驾轻就熟?然而,每次insmod时总是file not found或file system not recognized。百思不得其解,最终才发现我实在是遭天谴了。

当时那个心情啊,简直肠子都青了,悔恨,抱头,撞墙之心油然而生。要知道,我是废了多大的精力才将Linux的系统配置成我喜欢的样子的啊;而家目录中的dotfiles和那些binary包花费了我多长时间才搞定呢。

伤心之余,不由得骂起fdisk了,当时在删除的时候,居然没有特别对待一下这个根分区,好歹你也提示一下这样的操作极度危险之类的呀!我知道这正是你牛逼的地方,削铁如泥莫过于此;gparted望尘莫及。正如c语言的指针操作强悍无比一样,对内存的操作其他语言只有袖手旁观。但是,告诉用户这种行为的后果你会死啊!比如像删除某些重要的package时shell会提示用户输入一个字符串来确认用户明白知道所作所为,那这种极具杀伤力且无法挽回的操作只是告诉用户只有在reboot之后才能生效,是何居心?光凭这点,我就可以加入unix痛恨者之列了。不禁想起了rm -rf /这样的操作和fork炸弹了。这样的设计确实蛮符合Unix的哲学的。王垠大哥最近吐槽“Unix is simple. It just takes a genius to understand its simplicity.”这话恰和“The clothes made of this material are invisible to any man who is unfit for his office or unpardonably stupid.”有异曲同工之处。窃深以为然。Everything should be made as simple as possible, but not simpler.

不过还是想挽回点,用了livecd并找到了testdisk这样一个磁盘修复工具。在进行长达20分钟的deeper search之后,居然成功地定位到我前面数次磁盘格式化及删除操作。其中的一个插曲就是由于testdisk也是一个simple的工具,按q之后居然没有任何提示是否保存查询信息的操作,以致于我稀里糊涂下按了两次“成功”完全退出了搜素结果从而不得不进行第二次搜索。可是testdisk也没成功恢复出根分区的内容,提示分区损坏。

这下的我万念俱灰了,我知道肯定有修复的方法;但是已经没有这个精力和耐心去折腾了。重装吧,这是最不想做的,可不得不这样。

这种不快的经历,让我重新认识到Unix的哲学并不是那么正确的,至少对一部分人是不适合的。Unix的“无为”的做法是需要user花费巨大的代价来维护的;当然可以将Linux调教得服服帖帖,但是前提是你得先被它蹂躏得非常乖觉了。总有人将Unix和C联系在一起,的确因为设计者的思想的固化导致这两者成为杀人越货的利器的同时也总是伤人一千、自损八百。这两者都是野马,只是不是所有人都能驾驭。


Login *


loading captcha image...
(type the code from the image)
or Ctrl+Enter